118图库150期开奖号码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

中经创业榜]太合:全球华语音乐市场最大的独角兽

2017-12-06 19:36

  人们对音乐总是充满热情。从当初的省吃俭用买磁带、买CD,到付费下载,在线音乐时代的到来,让投身于音乐产业的创业者充满了期待。

  对于音乐公司而言,这是好事。组建于2015年4月的新型音乐服务公司——太合音乐集团,拥有2000多万首的正版曲库,已经发展成国内最大的音乐版权服务商。从最初的内容生产、版权运营、视听服务,到演出活动、粉丝社群等,太合音乐已悄然完成音乐全产业链的布局。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实穆说,版权是促使音乐产业收入增长的重要原因,而付费用户体量则是影响市场的关键。“我们要做音乐产业的播种者,而不仅仅是收割者,为亿万用户带来更加多元、宽广的音乐服务和产品。”

  在太合音乐集团,“中国领先的音乐服务提供商”的目标激励着钱实穆与同事们。经济日报记者 吉蕾蕾摄

  在钱实穆看来,音乐产业的发展潜力不可限量。2015年4月,太合音乐集团组建,业务模式有了细分,并在后来的发展中完成了音乐全产业链的布局

  钱实穆爱音乐,爱唱歌,在大学读大学的时候还曾组建过乐队,担任主唱。1991年,钱实穆从大学经济管理系毕业,经历了几家公司后,逐渐在投资圈崭露头角。或许是一直难忘初心,钱实穆始终惦记着音乐产业。在他看来,音乐产业的发展潜力不可限量。

  在2002年以前,音乐圈还处于唱片时代,大多数音乐公司的重心仍然放在流行音乐的推广和对流行艺人的打造上。然而,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音乐产业先后从唱片磁带时代、CD时代进入MP3时代、在线音乐时代,这一变化让钱实穆找到了事业发展的契机。

  2015年4月,他带领太合麦田与海蝶音乐、大石版权,联手组建了新型音乐服务公司——太合音乐集团。三大华语音乐厂牌浓缩了整个华语音乐的发展史,联手不只是资本撮合下的抱团发展,而是标志着全球华语音乐市场份额最大的“独角兽”横空出世。

  1986年成立的海蝶音乐,是传统唱片时代的代表,旗下培养了众多的优秀制作人和知名艺人,覆盖中国内地、中国、中国与新加坡、马来西亚五大华语地区。

  而1996年成立的麦田音乐,同样致力于中国内地原创音乐作品和人才的发掘,2004年被太合全资收购后更名为太合麦田,几乎成为流行音乐的代名词,也是音乐行业发展的领军者。而大石版权则以专业的词曲创作著称,服务几乎覆盖了整个的华语音乐圈。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传统音乐行业遭到了严峻的挑战。2002年百度MP3上线,之后酷狗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相继上线,音乐产业也很快进入了在线音乐时代。

  “那时,我们也在考虑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就是把以前遇到的瓶颈、产业链上的所有问题梳理一下,然后用融合创新、生态化的方式重新整合。”钱实穆说,2015年,太合音乐把用户超过4亿的百度音乐收入旗下,从此有了互联网用户的抓手。这也是沿着之前的思,运用生态布局来帮助艺人、版权、在线音乐进行良性运作。

  其实,在线音乐行业中,太合音乐并不是流量最大的,也不是用户最多的。在钱实穆看来,最牛的并不是用户最多、版权最多的音乐平台,而是与整个音乐产业结合最紧密的音乐平台。

  组建后的太合音乐按照不同的服务对象,业务模式也有了细分,分别为TO P端(专业用户)、TO B端(行业用户)和TO C端(个人用户),不仅覆盖内容生产环节,为音乐人提供音乐制作、企划宣发等综合服务,还可以根据行业用户的推广需求,将内容库分发至行业用户,再由行业用户根据各自场景,以不同产品形态提供给个人用户;同时,还为个人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服务,包括百度音乐、秀动、LavaRadio等音乐服务平台,以及演唱会、LiveHouse等演出活动及票务服务,还有粉丝和周边运营业务,如Vae+、Owhat等。

  至此,从内容生产、版权运营、视听服务到演出活动、粉丝社群等,太合音乐集团悄然完成了音乐全产业链的布局。

  太合音乐推出的视听服务包括正版曲库、MV播放、独家音乐节目等内容,在手机等设备上也可以随时随地收听,备受用户欢迎。 经济日报记者 吉蕾蕾摄

  钱实穆认为,布局音乐全产业链生态体系,其最重要的核心便是服务。长期以来,P端和B端的服务都是太合音乐的优势,面对的变化,必须找到C端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音乐产业促进会发布的《2016音乐产业发展报告》判断,数字音乐版权已经从“独家”“转授权”的共享新形式。平台花大价钱购买音乐版权,原本是希望能够借此发展会员付费、数字专辑,但要培养一直使用免费互联网服务的用户逐渐养成付费习惯仍需要一个过程。对于音乐公司而言,必须转变思,拓展服务吸引用户。

  钱实穆认为,布局音乐全产业链生态体系,其最重要的核心便是服务。对于太合音乐集团来说,服务对象可不仅仅只有海量的C端,P端和B端也常重要的两大服务板块。

  长期以来,P端和B端的服务都是太合音乐的优势,即围绕艺人做服务、代理发行以及发放版权给音乐公司等。可以说,包含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等,都是太合音乐的服务用户。

  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虽然有演唱会、音乐节、LiveHouse等不同的服务形态,对于海量的C端服务,一直是太合音乐的缺失。钱实穆说,“这就好比我们卖CD会通过音像市场卖一样,谁来买我们的CD并不知道。我们基本会把握对流行歌曲、流行艺人的判断,会对市场口味有一个判断,但是对基本用户的判断没那么清楚”。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音乐公司要长远发展,一定要知道你的用户在哪,你的用户是谁,你的用户想要什么服务。”钱实穆坦言,面对新的变化,必须要找到C端,为其提供有效的服务。

  为了扭转在C端的不利地位,太合音乐不仅购买了百度音乐播放器的主导权,还和百度的搜索、地图等基础的数据进行连通,从而清晰地了解到用户的行为方式。

  按照钱实穆的说法,音乐公司要壮大发展,必须要追赶上技术和市场的变化。“这样,小到某些版权的发放方式,大到对整个C端的服务,比如看演出的用户、听歌的用户等,我们能准确知道C端在哪,C端是谁,这个渠道会更宽,同时指导我们服务会更精准。”

  随着太合音乐对C端用户的服务体系不断扩大,线上、线下服务也在持续发力。全国最大的LiveHouse平台秀动网便是最好的。如今,大型音乐节、演唱会的组办,也成了太合音乐线下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说C端用户的组成是海量的个人用户,而其中含金量更高的便是粉丝群体。2016年11月25日,太合音乐宣布战略投资粉丝服务平台Owhat。Owhat是国内第一款服务于粉丝会和娱乐公司的CRM工具,目前有3000多个粉丝站,付费用户在50%以上,平均单个粉丝年消费在500元以上。Owhat以精准定位及深度运营所带来的品质服务,进入到了钱实穆的视线。

  在钱实穆看来,交易平台和粉丝服务平台的出发点完全不同,单做交易平台的话,会盯着交易量,就完全没有理解粉丝要什么,反而粉丝不会来。而Owhat在理解粉丝服务方面则走得很远,盯着服务而来,这正符合太合音乐的。

  如今,除了百度音乐、百度音乐人提供的视听服务外,秀动的票务服务、Owhat、Vae+的粉丝互动服务、音乐现场等服务也持续增强。钱实穆说,“基于用户的大数据只是给你提供一个方法,数据的意义实际上是在指导你的服务更贴身、更贴切,由其衍生的机会是帮助我们在音乐产业链中的服务能够吸引更多的人”。

  对于音乐公司而言,版权是最重要的资产。钱实穆认为,音乐是长跑型的业务,其本质仍是以内容为基础、以版权运营为核心的生态体系

  对音乐产业来说,版权可以说是整个产业的命脉。为严厉打击未经许可音乐作品的侵权盗版行为,逐步实现数字音乐正版化运营,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通知,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音乐作品的行为;12月份,国家新闻出版又出台了《关于大力推进我国音乐产业发展若干意见》。

  随后,16家音乐服务商下线余万首。高质量的音乐版权成为各家追逐的目标,价格水涨船高,导致能够在在线音乐市场立足的玩家越来越少。5年前,文化部统计将近有2600家音乐网站,到目前已不足百家。业内人士纷纷叫好,认为这给整个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对于任何一家音乐公司而言,版权肯定是最重要的,版权就是他们的资产。”钱实穆说,音乐的版权形式不像视频或者电影,相对于后者,音乐产品版权具有多场景、多频次、长周期的特性。比如,当你听到一个熟悉的旋律,这个旋律会给你带来很多情绪和回忆。从这方面来讲,音乐的生命力要长于电影。

  正因如此,音乐版权对于音乐产业中任何一个从业者来说,都是最重要的资产。与此相呼应,资产的有效性和分发渠道的有效性就变得非常重要。钱实穆告诉记者,“在音乐版权资源上,太合音乐肯定是领军者,在分发领域,我们也是多渠道分发商”。

  钱实穆说,“我们认为不能光围绕播放器做布局,而是必须整合音乐的全产业链,这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家的地方”。他举例说,这就像我们在盖一栋大楼,这栋大楼我们本身是业主,也有租户。购买音乐版权的友商则是二房东,他们的注意力是更多的租金、租给更多的租户,然后去包更多的楼。而太合音乐除了租户以外,还有开发。

  钱实穆所说的“大楼开发”,就是音乐版权的生产开发能力。有音乐行业分析师表示,音乐版权作为永续经营资产,其商业价值将会滚雪球般不断放大、增值。但是,是否具有持续的内容生产能力、专业的音乐理解和运营能力的公司,将决定其在原创音乐IP价值重估和商业化红利爆发后的市场分量。

  为全力推动音乐全产业链的生态体系建设,太合音乐启动了“原创音乐”方面的布局,这既包括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的内容生产,也包括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计划。而后太合音乐集团先后并购亚神音乐、兵马司唱片等,又在全国多个城市落地音乐众创空间T House。钱实穆认为,对于音乐版权的生产和积累是太合音乐战略层面的要求,包括有效版权的使用以及积累速度等,公司内部有非常明确的一套考核制度。这可能会导致音乐产业的启动期长一些,但从其版权特性来说,它的价值也将是长尾的,而且延续的时间也将更长。

  不过,随着版权重视程度日益提高,版权价格也飞速增长。目前,国内一线艺人的专辑版权费已突破千万元,单纯依靠会员付费来支撑盈利的商业模式,音乐公司盈利的预期也愈发模糊。对此,不少音乐公司纷纷向产业链上游领域拓展。

  对此,钱实穆并不担忧。他认为,音乐是个长跑型的业务,其本质仍是个以内容为基础,以版权运营为核心的生态体系,“如何把整个盘子做起来,将音乐市场真正健康地推向正轨,才是当务之急”。

  对于音乐产业的发展方向,钱实穆也有着自己的理解。中国数字音乐从免费在线试听,到产业链生态建立,中国数字音乐的商业模式得以良性化发展,音乐版权、艺人现状得以被尊重和正视。“未来,音乐市场仍将围绕内容和版权(含直播)展开;另一方面,如何有效深挖IP价值,丰富使用场景,在触达用户的同时实现造血,也是未来数字音乐战场的关键。”(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吉蕾蕾)

  ● 不要一味地追求一家独大,而是要学会如何把蛋糕做大,实现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