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经纬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

千千静听之后 又一经典音乐播放器

2017-10-12 11:43

  沉寂了半年后,腾讯音乐再度传出了IPO的消息,由此也印证了坊间流传的说法,无论是合并的中国音乐集团,还是加上QQ音乐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买买买的背后或许只为IPO。

  然而,就在腾讯音乐IPO的当口,三大品牌中实力最弱的酷我音乐恐怕在兴奋中有一丝隐忧,联想到千千静听天天动听等产品的结局,成立12年之久的酷我音乐,是否会被腾讯音乐战略性放弃酷我品牌,成为资本游戏下的又一颗被掉的棋子呢?

  酷我可能惨淡落幕的结局,在整个音乐市场中并不少见,此前的阿里音乐也曾出于战略考虑将“天天动听”更名“阿里星球”,并最终停止了音乐播放服务,千千静听成为百度音乐的垫脚石。不过,和天天动听们所不同的是,酷我未来被战略放弃的可能性要远高于转型,至少市场上已经出现了诸多不利因素。

  2014年4月,早已并购了酷狗音乐额海洋音乐与酷我音乐完成换股合并,彼时酷狗和酷我分别以17%和14.6%的份额分列市场一二位。中国音乐集团上市受阻后,腾讯抛出了橄榄枝,并在2016年中旬完成了新一轮的合并。

  据艾媒咨询等调研机构的数据显示,酷我音乐在2016年Q1的市场份额在12%左右,位居市场第三。但到了2016年Q4的时候,包括联通沃指数排名等在内的数据报告显示,酷我音乐已经不敌网易云音乐,跌出市场前三。此外,近一年来酷我音乐的百度指数下降了30%以上,AppStore音乐类下载排行榜上掉落到第四位,酷我音乐业已掉出第一梯队。

  早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成立之初,业内不乏腾讯试图收割在线音乐的声音,结果似乎并未如愿,原因之一便是QQ音乐、酷我音乐以及酷狗音乐在用户覆盖上的高度重合。

  一方面,聚焦在产品本身来看,腾讯音乐旗下的三款产品并未表现出明显的差异化,本身在品牌知名度上处于劣势的酷我音乐,在市场份额上被QQ音乐和酷狗音乐高度稀释;另一方面,三大音乐产品共享版权,不排除内部存在“末位淘汰”机制,毕竟在实际市场份额不受影响的情况下,更大程度的聚合用户,更符合在线音乐盈利的本质。

  酷狗和酷我合并后的人事结构还趋于平衡,酷狗音乐CEO谢振宇出任联席CEO,酷我音乐CEO雷鸣出任公司总裁。但到了腾讯音乐的时代,谢振宇、谢国民出任新音乐集团的联席总裁,腾讯公司副总裁彭迦信出任新音乐集团的CEO,雷鸣已经淡出了管理层。

  不禁让人联想到土豆和优酷合并之后的王微,在合并结束之后离开创业,雷鸣同样选择了个人的第三次创业。值得一提的是,在阿里入主优酷土豆之后,土豆网已经转型短视频,酷我的结局恐怕也在意料之中。

  事实上,在中国音乐集团并入腾讯之前,一直在寻求IPO,那句“2015年底完成IPO”的壮志豪言仍在耳畔。可结果呢?美国资本市场并不看好当时的中国音乐产业,加之与腾讯的投资关系,IPO计划叫停。多次碰壁之后,腾讯音乐势必会明白一个道理,单纯在市场份额上一家独大已经很难“忽悠”投资者,近两年在版权积累上的疯狂同样是出于此。那么,酷我音乐便处于一个较为尴尬的处境,因为在用户群上的高度重合,酷我品牌的存在与否对腾讯音乐的估值并没有太多的积极意义。

  从业务范围上来看,QQ音乐及相关产品涵盖音乐播放、全民K歌、企鹅MV、企鹅FM、轻听等产品,酷狗音乐在音乐播放业务之外拥有酷FM、繁星直播、说吧等等。

  相比而言,酷我音乐不仅在音乐播放业务上稍逊一筹,酷我听书酷我K歌、酷我秀场等与QQ音乐、酷狗音乐同样存在业务上的重合,而这些音乐衍生服务仍是需要巨大投入的无底洞。那么就不难理解,腾讯音乐为了缩减投入、降低运营成本,掉酷我音乐的可能性。

  另外,自“剑网行动”之后,国内的音乐版权趋于乐观,尽管出现了抢占独家版权的小插曲,免费模式让“付费”则是行业必然。也就是说,腾讯音乐将会根据市场的演变不断改变自身的发展战略,正如QQ音乐从电商业务到SNG社交网络事业群再到上市的演变,在付费时代重新调整战略方向同样是一个抉择。

  在线音乐平台发展至今,早已经不是单一的播放工具,而是集社交、原创、粉丝经济为一体的互联网平台。不惜大手笔买买买的腾讯音乐,所希冀的绝非是纯粹的音乐业务,而是从音乐衍生出的泛娱乐蛋糕。

  在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之前,QQ音乐的布局已经较为清晰,定位于打造听看玩唱的一体化娱乐平台,凭借庞大的曲库数量、付费绿钻服务模式、明星IP打造以及新增的弹幕功能,吸引到全年龄向用户。新音乐集团合并之后,腾讯音乐增加了直播、K歌等功能,在泛娱乐领域继续深耕。

  无独有偶,同样奔着泛娱乐的还有阿里音乐,在腾讯音乐仍忙于独家版权的时候,阿里将大麦网纳入自家的大文娱板块中,阿里音乐朝泛娱乐扩展的方向进一步明确。

  同样,作为在线音乐的后起之秀,网易云音乐同样表现出了跳出音乐播放,踏足整个音乐产业链的态度,先是拿到了SMG、芒果文创等投资的7.5亿A轮融资,并在音乐综艺方面积极“练兵”,同时在音乐人、短视频、线下演出等业务上表现抢眼。

  整体来看,腾讯音乐在泛娱乐方向上并非没有优势可言,与腾讯文学、腾讯视频等形成业务联动,本身在音乐泛娱乐领域就有着不错的基础。在既有优势的情况下,剥除酷我音乐进而增强QQ音乐和酷狗音乐的品牌优势和流量优势,不失为一种合理选择。

  毕竟在未来的竞争中,取得海量版权、营造产品独特性、提升社交互动以及粉丝经济的深度挖掘等,才是在线音乐平台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不二。

  当然,站在酷我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活过了盗版盛行的时代,感受到了音乐行业正版的曙光,最终却沦为巨头资本运作的品。可这又何尝不是大多数互联网产品的结局呢,的不是对与错,而是失去了特色,失去了未来的价值。